7098名滞留湖北北京人员已返京 今天预计再到3000人


很多中外媒体在报道这一信息时都用了“美国确诊感染人数超过中国”之类的标题或内容,这是值得商榷的。

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但背后涉及政治、经济、外交等一系列问题。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政治、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防止想当然地“捧一踩一”。

中国当下已非疫情暴发和传播中心,对标中国确诊数量既无助于客观评估疫情,又会强化疫情与中国之间关系的刻板印象,对全球合作抗疫有害无益。WHO或其他国际权威的专业机构,应该给出一套客观评价疫情严重程度的科学标准,以便于各国政府和民众正确解读疫情信息。

不过,美国流行的派对文化会是疫情防控的一大障碍,也因此导致了美国特色的“疫情低龄化”。这次疫情在多国都是对老年人群体杀伤大,但以纽约为例,18岁到49岁的青壮年占到了54%。

第二,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从3月21日这次强对流发生以来,一直持续到今天,影响范围涉及了南方10多个省市区。此外,强对流天气中的各种天气现象,比如雷电、大风、冰雹和短时强降水,四类天气同时出现,这也被称为混合型对流天气,而且强度非常大。

美国的科技能力和政府动员能力还是可以放心的,正在不断提高效率、发挥作用。

但美国民众一旦意识到危机存在,无论是对政府措施的配合度,还是自救意识,都能够迅速调动起来。因此,不要误以为美国人还在梦游,任何一国国民都不会坐视形势失控。

好在美国政治有很好的纠错机制,总统“任性”不至于失控。他造成的最大麻烦不是直接干扰抗疫——美国体制中专业机构是应对疫情的真正主导力量,而是“无限宽松”的经济政策会产生严重后遗症,这在当前还不会显示出来。3月2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防范气象灾害保障复工复产和春耕备耕工作情况举行发布会。中央气象台副台长魏丽表示,中央气象台2月12日发布今年首次强对流预警,是近七年最早的。

但由于特朗普没有担任州长的经验,应对公共安全危机处置能力不足的短板暴露无遗。他缺乏整体思路,也欠缺冷静镇定,其脱口秀风格切换到“战时总统”的角色上时,要么过于迟钝,要么反应过度。

无论如何,全球抗疫的焦点确实转移到了美国。美国的疫情形势关系到全球经济和金融的稳定,确实举足轻重。应该承认,此次疫情早期各国的准备都嫌不足,美国也未能例外。美国政府是最早采取口岸管制措施的国家之一,但新冠疫情高传染性和无症状传播的特性,还是没能防住疫情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