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滞留武汉成疫苗志愿者:有担心 但总要有人去做


在迈阿密海滩上,疫情阻止不了大学生的春假热情;在时尚之都纽约,仍有不少年轻人跑到外面玩。政府对“熊孩子”其实也很难拿出对策,还得等社会舆论发挥作用。不过,从人口年龄结构的角度看,美国抗疫的基础条件比起严重老龄化的欧洲要好一些。

提醒广大群众,当前境外疫情形势严峻,输入风险不断增加,要提高防范意识,做好个人防护,保护好自己和家人的健康。

美国“派对文化”,增加了防疫难度

27日新增出院4例。在院的118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07例)中,轻型26例,普通型84例,重型2例,危重型6例。

该病例系3月28日通报的延边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的妻子,延吉市人。2019年10月与丈夫一同旅居美国。3月20日与丈夫乘坐CA984航班(94L)自美国洛杉矶出发,于3月21日5时到达北京首都机场,当日一同转乘CA1615航班(32J),于23时10分到达延吉朝阳川机场,由延吉市政府用专车送至延吉市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3月26日,因其丈夫出现发热症状,夫妻两人由120转运车送至延吉市医院发热门诊隔离医学观察并采样送检,该病例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体温正常,无异常症状。3月28日核酸复检结果阳性,复查肺部CT影像学检查显示有炎症改变,经省、市级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目前,该病例已转运至延边大学附属医院隔离治疗,与其丈夫有共同密切接触者,现已全部实施隔离医学观察。

美国的科技能力和政府动员能力还是可以放心的,正在不断提高效率、发挥作用。

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但背后涉及政治、经济、外交等一系列问题。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政治、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防止想当然地“捧一踩一”。

中国当下已非疫情暴发和传播中心,对标中国确诊数量既无助于客观评估疫情,又会强化疫情与中国之间关系的刻板印象,对全球合作抗疫有害无益。WHO或其他国际权威的专业机构,应该给出一套客观评价疫情严重程度的科学标准,以便于各国政府和民众正确解读疫情信息。

如您是境外返回人员,应主动到当地社区做好筛查登记,配合专业人员开展医学观察,一旦出现发热、咳嗽等急性呼吸道症状,请到当地定点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诊。3月27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1例,分别为广州报告8例(西班牙、美国、英国各输入2例,刚果(金)、布基纳法索各输入1例)、深圳报告2例(美国、巴西各输入1例)、佛山报告1例(美国输入)。全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115例。

特别是输入性疫情已经形成后,美国的防控形势就变得更为复杂。中国的疫情发展有比较明确的链条,防控重点也很清晰,但对美国来说,几乎是多点共进,防控难度就更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