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体彩网

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評價

作者:未知

  摘要    隨著人口數量的增加,城鎮化進程的加快及農業生產結構的調整,呂梁市出現了耕地面積日趨減少、人地矛盾尖銳等問題。因此,轉變粗放的耕地利用方式,走集約利用道路變得極為重要。本文運用層次分析法,通過選取投入強度、利用程度、產出效益3個方面的10個指標,建立目標層、準則層、指標層的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評價體系,計算出全市2013年的耕地集約度,評價其耕地集約利用水平。結果表明,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水平區域差異較大,表現為呂梁山區中部及其西坡地區耕地集約利用程度較低,而晉西黃土丘陵和晉中盆地地區較高;2013年呂梁市集約利用綜合指數低于平均水平;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水平分為4個等級,Ⅰ級集約利用區有3個縣,占所有縣(市、區)的23%;Ⅱ級集約利用區有4個縣,占31%;Ⅲ級集約利用區有5個縣,占38%;Ⅳ級集約利用區僅有1個縣,占8%;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水平還存在很大的上升空間。
  關鍵詞    耕地;集約利用評價;山西呂梁
  中圖分類號    F323.211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7-5739(2020)02-0155-04                                                                                     開放科學(資源服務)標識碼(OSID)
  Abstract    With the increase of population,the acceleration of urbanization and the adjustment of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structure,there are some problems in Lvliang City,such as the decrease of cultivated land area and the sharp contradiction between people and land.Therefore,it is extremely important to change the extensive utilization of cultivated land and take the road of intensive utilization. In this paper,by using the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through the selection of 10 indexes of input intensity,utilization degree and output benefit,the evaluation system of cultivated land intensive use in Lvliang City was established at the target level,criterion level and indicator level,and the cultivated land intensive utilization in 2013 was calculated and evaluated.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regional difference of intensive utilization of cultivated land in Lvliang City was large,and the intensive utilization of cultivated land in the central and western slope areas of Lvliang mountain area was generally low,while the loess hills in the west of Shanxi Province and the central basin in the east of Shanxi Province were generally high. In 2013,the comprehensive index of intensive utilization in Lvliang City was lower than the average level. The intensive utilization of cultivated land in Lvliang City was divided into four levels,three counties in level I intensive use area,accounting for 23% of all counties(cities and districts);four counties in level II intensive use area,accounting for 31%;five counties in level III intensive use area,accounting for 38%;and only one county in level IV intensive use area,accounting for 8%. In Lvliang City,the level of intensive utilization of cultivated land still has a large space to rise.   Key words    cultivated land;evaluation of intensive utilization;Lvliang Shanxi
  我國作為一個農業大國,耕地是農業生產的基礎,是糧食安全和社會穩定的重要保障。隨著生產力水平的提高,耕地利用從粗放型逐步走向集約型是農業發展的必然趨勢。目前,國內外學者多利用定性與定量分析相結合的方法來研究資源集約化利用,邵曉梅等[1]認為耕地集約利用是基于區域耕地資源科學配置和優化的前提,在有限的耕地面積上合理增加相關生產要素投入,以最大限度提高耕地集約利用的綜合效益,充分挖掘耕地利用潛力,從而在耕地利用上走內涵挖掘和持續發展道路的一種土地利用方式。張世文等[2]構建的耕地集約利用評價體系分為利用強度、投入程度、利用效益3個層次,選取了9個指標進行福建省耕地集約利用評價。金衛華等[3]提出耕地集約利用評價方法,建立耕地集約利用評價指標體系,并運用專家打分法、層次分析法和因素成對比較法對永州市的耕地集約利用水平、投入強度、利用程度、產出效果和持續狀況進行分析。
  本文以呂梁市1區10縣2市作為評價對象,運用層次分析法,計算出各縣(市、區)的耕地集約度,從集約度和排序等級兩方面評價其集約利用水平,進而提出幾點措施,為決策者提供建議。
  1    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評價體系的構建
  截至2013年底,耕地總面積為535 640 hm2,占呂梁市土地總面積的25.2%,人均耕地面積為0.143 7 hm2,高于全國人均耕地面積的平均水平。市內各縣耕地面積分布不均。交城縣、方山縣等地地勢平坦,人口數量較多,人均耕地面積相對較少(表1)。
  1.1    指標的選擇
  構建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評價體系,以準確地反映出耕地利用的狀況,得出符合實際且比較有意義的評價結果,體現評價體系的合理性。本文以耕地集約利用水平為評價體系目標,以耕地集約利用的3個方面為基礎,建立耕地投入強度、利用程度、產出效益3個角度(準則層),進而選取出與準則層相對應的10個指標(指標層)作為分析指標(表2)。結合2013年《呂梁市統計年鑒》、2013年《山西統計年鑒》相關數據,計算出呂梁市各縣(市、區)耕地集約利用評價指標層各指標實際數值。
  1.2    指標標準化處理
  耕地集約利用評價時存在選取的指標多、角度存在差異等問題,使得所選取的指標對集約利用產生不同的影響,分為正效應和負效應。因此,在進行評價之前,應該將不同指標進行同趨勢化處理。正向指標,值越大越好;逆向指標,值越小越好。由于選取的指標單位不同,會造成評價結果產生偏差,因而在應用這些數據前,先對原始數據進行統一的規范化,以避免誤差干擾造成結果的不準確,這就是進行無量綱化處理。
  進行無量綱化處理常用的方法有很多,本文選用極差標準化法對該體系中各指標實際數據進行處理,分析得出各項指標都與集約利用呈正向相關性。而對于正指標,采用上限效果測度。計算公式如下:
  式中:Iij為標準化后某一指標的值,xij為i評價單元在j指標上的實際值,minxij為標準化前同一類指標的最小值;maxxij為標準化后同一類指標的最大值[4]。參照指標說明,計算各指標數值,得出呂梁市1區2市10縣的各指標的實際值,根據式(1)計算得出各指標標準化后的數值。
  1.3    指標權重計算
  耕地集約利用評價的關鍵是給予合理的指標權重。本文采用主觀賦權法中的層次分析法來計算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水平評價指標權重。層次分析法(簡稱AHP)是將決策問題的有關元素分解成目標、準則、指標等層次,在此基礎上進行定性和定量分析的一種決策方法[5]。本研究在確定土地集約化利用評價指標權重的過程中,結合專家打分結果的基礎上,得出本文所要求的判斷矩陣A、B、C、D,如表3、4、5、6所示。
  評價層次體系建立之后,需要計算最大特征根和相應的正規化特征向量,利用最大特征根檢驗判斷矩陣的一致性是否滿足要求。
  在理論研究中,判斷矩陣應該是滿足一致性條件的。但在實際生活中,由于人們認識事物的多樣性,一般得出的矩陣不可能完全滿足一致性原則,并且最大特征根總是大于矩陣的階數。為檢驗矩陣的一致性情況,需要計算矩陣的一致性指標CI,計算公式如下:
  根據式(2)、(3),計算所得CI=0.009 147 354,CR=0.015 771 299<0.10,可得,目標—準則層選取一致性比較好,結果可以被接受。在計算過程中出現的歸一化數值即為本文層次分析法下最終確認的權重值(表8)。
  1.4    集約利用度計算
  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評價主要采用了10個指標評價模型,運用標準化后的指標值及所對應的權重,計算集約利用度。
  具體計算步驟為:首先計算出各指標層相對于準則層的集約利用分值。計算公式如下:
  式中,Fi表示第i個研究區耕地集約利用指數,Iij表示第i個研究區在第j個指標上的標準化值,ωj表示第j項指標的權重[6]。接著計算各準則層相對于目標層的集約利用值。計算公式如下:
  式中,Wi為各準則層的權重[6]。根據式(4)、(5),計算結果如表9所示。
  2    結果與分析
  2.1    各縣(區、市)耕地利用集約度
  在計算結果的基礎上,對呂梁市1區2市10縣的集約度值進行排序。為了更好地比較和分析區域間耕地集約度,在參考其他相關文獻中類似的評價標準基礎上,結合呂梁市的實際情況,本文定義了呂梁市各縣(區、市)耕地利用集約度評價程度及等級(表10)。最后得到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度排序及等級(表11)。   由表11可知,根據集約利用度將呂梁市1區2市10縣進行排序,依次為文水縣>汾陽市>柳林縣>交城縣>嵐縣>交口縣>臨縣>石樓縣>興縣>方山縣>中陽縣>孝義市>離石區。
  2.2    各縣(區、市)耕地利用集約度等級評價
  根據評價結果可知,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水平最高的地區是文水縣,指數為0.786,水平最低的地區是離石區,指數為0.143。13個縣(市、區)中,有3個縣耕地集約利用指數 >0.6,達到Ⅰ級集約利用水平,5個縣指數>0.5,所占比例為38.46%。通過計算,呂梁市整體集約利用指數為0.386明顯低于全市平均集約利用指數0.423,反映出呂梁市集約利用指數和水平偏低、普遍出現粗放利用現象(圖1)。
  從整個呂梁市集約利用評價結果來看,有5個縣處于Ⅲ級,分別為興縣、石樓縣、方山縣、中陽縣和孝義市,集約指數分別為0.271、0.334、0.228、0.208和0.205。這5個縣的集約指數、各評價指標指數和耕地利用程度相對較低。從評價指標體系中可以看出,這些縣耕地面積相對土地總面積所占比重不大,復種指數較低,人均耕地面積低于平均水平,導致耕地利用程度不高。同時這些縣存在糧食作物播種面積大、產量較高的優勢。從興縣、石樓縣和孝義市3個區域的投入指標指數可以看出,這3個區域投入不足,對耕地集約利用的重視程度較低,應當發揮耕地優勢,增大投入力度。方山縣和中陽縣的利用程度指標指數明顯低于全市平均水平,需要在耕地資源利用方面進行合理規劃。
  Ⅰ級集約利用區包括3個縣,依次為文水縣、汾陽市和柳林縣,集約指數分別為0.786、0.709和0.672。這3個縣的集約指數較高,而且在準則層的3個方面,其指標指數較高。文水縣在投入程度上處于全市最高水平,汾陽市在利用程度上處于全市最高水平,柳林縣各項指標指數高于平均值。
  Ⅱ級集約利用區有4個縣,分別為交城縣、嵐縣、交口縣和臨縣,集約指數分別為0.517、0.510、0.482和0.436。這4個縣各項指標指數都處于中等水平,在全市位置相對居中。表明這4個縣在發展過程中積極發揮耕地資源優勢,保持均衡發展。
  Ⅳ級集約利用區只有1個離石區,集約指數為0.143。從各項指標指數上可以看出,離石區在投入強度、利用程度和產出效益三方面指標指數低,原因在于離石區位于呂梁山西坡,坡度陡,墾殖過度,土地裸露,多大風揚沙天氣,春旱時有發生,影響春播。同時,離石區是呂梁市的政治、文化、社會活動中心,注重發展第二、三產業,對農業的重視程度不足。進一步改善離石區的耕地集約利用水平,實現可持續與均衡發展,提高資源利用率,加大各方面投入力度,優化農業生產結構,確保產量和產出效益。
  3    提高呂梁市耕地集約利用水平的措施
  3.1    控制水土流失
  呂梁市位于黃土高原,植被覆蓋率低,土質疏松,水土流失現象嚴重,生態環境惡劣。因此,必須加強水土保持工作,控制林地的亂砍濫伐行為,大力開展植樹造林活動,逐步增加林地的覆蓋面積,降低水土流失對耕地造成的影響。
  3.2    推進農業現代化
  呂梁市深處呂梁山腹地,歷史上經濟基礎薄弱,是一個較為封閉落后的地區[7]。提高耕地集約利用,一方面要適當調整對耕地人力、物力和財力的投入;另一方面要通過轉變傳統的農業生產方式,運用現代農業科技改造耕地狀況,如普及現代化設備,著力增加耕地的機械化率,提高農作物生產效率和耕地集約利用水平。
  3.3    提高農民的耕地集約意識
  大多數農民對于耕地集約認知水平低,欠缺相關的教育,在實際操作中,依然保留傳統的觀念,沿用傳統的農業生產方式,導致集約利用水平低。積極轉變農民群眾舊的思想觀念和生產方式,立足耕地現狀,樹立新型耕地集約利用觀念,大力宣傳耕地集約利用的優勢,鼓勵農民積極參與,直觀感受其帶來的經濟和生態效益,加快推動耕地集約利用。
  4    參考文獻
  [1] 邵曉梅,劉慶,張衍毓.土地集約利用的研究進展及展望[J].地理科學展望,2006,25(2):85-95.
  [2] 張世文,馬素敏.耕地集約節約利用評價方法及應用:以福建省為例[J].安徽農業科學,2006,34(24):6576-6579.
  [3] 金衛華,唐國滔,劉微微.耕地集約利用評價指標體系研究:以湖南省永州市為例[J].國土資源科技管理,2008,25(6):43-47.
  [4] 呂曉,劉新平,李振波,等.耕地集約利用評價指標體系研究:以新疆為例[J].廣東土地科學,2007,6(3):15-19.
  [5] 鄧雪,李家銘,曾浩健,等.層次分析法權重計算方法分析及其應用研究.[J].華東理工大學,2012,42(7):93-100.
  [6] 涂志華,王興平.全域統籌視角下的蘇南城鄉建設用地集約利用評判[J].城市發展研究,2012(11):119-124.
  [7] 武美香,況明生,馬義娟.呂梁市耕地資源的動態變化及可持續利用[J].安徽農業科學,2010,38(22):11915-11925.
吉林体彩网 轉載注明來源:http://weifangtm.com/8/view-15130310.htm

相關文章

服務推薦

? 体彩快3-推荐 重庆快3-Welcome 湖南快3-吉林体彩网 上海快3-Home 北京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 安徽快3-推荐 河南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广东快3-Home